欢迎光临广东省盲人协会网站
广东一盲人不甘心算命按摩报考华师 借老师双眼考大学
  8月6日,华南师范大学网络学院的入学考试现场来了一位特殊的考生———肖永红,今年27岁,湖南湘潭人,双目失明。他使用的是普通考生的试题和试卷,学校安排专门的老师为他读题,并帮助他把答案写到试卷里,同时监考。

    “我想另外做些事情,最好是有条件推广盲人教育,让他们更加有能力做事。

    其实中国现在有很多的机会,但是人太多了,很多事情都要*自己去争,要不然人家就发现不了你。

    肖永红在为客人按摩,他双眼明亮,在谈话的时候他偶尔会用眼睛盯着别人看,就像他真的看得见一样。”

    “我想另外做些事情”

    肖永红,个子挺高的,但是很瘦。如果不是他站起来走路的时候,双手漫无边际地在空中寻找可以依*的东西,一般人不会发现他是一个盲人,因为他有一双明亮的黑眼睛,在谈话的时候他偶尔会用眼睛盯着别人看,就像他真的看得见一样。

    因为视觉神经萎缩,从18岁开始,肖永红双眼只剩下些微的光感。14岁他的眼睛出现问题时,家里就把他送到一位盲人师傅那里学习算命,1996年他进入湖南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学习按摩。1999年毕业后,肖永红只身来到广东。

    算命和按摩,似乎是大多数盲人仅有的出路,但是肖永红不甘心。8月8日下午,在肖永红自己开设的盲人按摩中心里,他谈起自己的理想:“我想另外做些事情,最好是有条件推广盲人教育,让他们更加有能力做事。”

    邢弢是华南师范大学网络学院培英学习中心老师,今年7月,她认识了一路摸来学校咨询报考行政管理专业的肖永红。培英中心是专门为残疾人提供高等教育的机构,肖永红是第一个来求学的盲人。

    刚开始一领导感到为难:学校里没有盲文老师,就算考上了也很难提供教学。但是邢弢终于说服了这位领导:不管怎样,肖永红的举动都是值得鼓励的,“先让他考,考上了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 最怕安静,如坠无尽孤独

    肖永红邀请自己的两位盲人朋友去观摩考试,因为他要让他们知道,盲人也可以参加正常人的考试。3人来到师范大学的门口时,学校保安因为不能擅离职守拒绝送他们去考场。三人只能一路摸索一路问人,好不容易来到一栋教学楼,上了楼,他们四处呼喊,周围的寂静让肖永红感到害怕。

    “我最害怕的就是安静,安静证明四周没有人。”肖永红说,每当这时,他觉得陷入无尽的孤独当中。3人只好沿原路下楼,一路摸索,终于遇到了一位监考老师。

    “考试的题目对正常人来说应该不难,但是对于我就有些难度了。”肖永红说。自从1999年离开学校,他就基本没有接触过有关学习的东西,由于不断地换工作,仅有的一些盲文书籍在搬家时送人或者丢失。从去年开始他订阅《盲人月刊》,每个月只需要3元钱,这是除了电视和广播外,肖永红接触世界的惟一方式。

    “想看看老婆孩子是怎样的”

    肖永红是家中长子,有个弟弟在东莞打工。他的母亲早年去世,为了孩子的成长,父亲肖兴军没有再娶。2003年肖永红顶下现在的铺子,生意慢慢好了起来,肖永红就把父亲从湖南湘潭的乡下接到广州,管账并照顾盲人师傅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 他的店坐落在白云新市一个小区里面,大概不到10个床位,都是做熟客生意。谈起儿子,52岁的肖兴军一脸复杂的表情。一方面,他觉得儿子可怜,家里环境差,儿子又得了这个病,当年肖永红读书的几千块学费,还是他问亲戚朋友们借的。另一方面,他又觉得儿子很能干,毕竟儿子现在很自立。

    现在儿子说要读书,肖兴军只能是无条件支持。

    去年肖永红结了婚,对方也是一个盲人姑娘,现在妻子回到广西娘家待产,肖永红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是健康的,还有就是,“想看看老婆孩子是怎么样的。”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 

    Copyright @ 2006-2015 版权所有:广东省盲人协会
    协会地址:协会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钱路头直街2号3楼306房

    粤ICP备15075832号

   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491号